您现在的位置:大陆网>文化>105岁徐中玉、98岁施蛰存、钱谷融……华东师大中文系“长寿

105岁徐中玉、98岁施蛰存、钱谷融……华东师大中文系“长寿

2019-11-12 18:06:38 浏览量:4796

最老的读者,钱谷融先生

长期以来,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指出,在非正式场合进行自我推销时,它以长寿系而闻名:我们系有60多名80岁以上的学生和近20名90岁以上的学生。当然,三位最著名的老人是施蛰存先生、徐中玉先生和钱谷融先生。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都在一个未知的世界里相继死去。

大学或系里有这么多长寿明星可能不是偶然的,这可能与冷静对待事物的传统有关,也可能与这三个世纪的老人有关。因为事实上,在中国这样一个尊重老年人的社会中,在一些相对独立的较小的社会空间,即所谓的“单位”,群体的总体性格往往会带有老年人的个人印记。

不幸的是,我没有太多机会听施蛰存先生的教导。2003年,我回到中国师范大学中文系,史先生很快平静地去世了。1996年,我和史先生只有一次亲密接触,当时他的弟子和我的大学同学宋广岳兄弟带他去拜访他。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他9岁多了,对我们女同学的衣服和身体的相互对比,夹克和裙子的颜色搭配和风格做了细致的审美评论。一个老人,他的灵魂已经超越了他衰老的身体,仍然在观察生命之光的狐步舞,仍然散发着新感觉派的高舞,他仍然是一个优雅的年轻人,有着优雅的欣赏心态,这在当时深深打动了我。

石哲村先生

当然,我与徐和钱的父母有更多的接触。就我而言,虽然史先生的社会声誉可能更为突出,但徐倩和徐倩对中国师范大学中文系的实际影响更大。部分原因是他们住在与华东师范大学分离的师范大学第二村。中国部门的许多活动经常得到他们的大力支持,他们愿意参加。另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可能是他们比史先生更晚从中国部门退休:史先生于1986年退休。徐先生于1989年6月退休,钱先生一直待到1997年。此外,徐先生曾担任过许多行政事务,钱先生的许多弟子闻名于世,史先生很少过问中文系的大事小事。

2013年10月,徐中玉先生和钱谷融先生在同济大学。

我曾经分别问徐和钱他们长寿的秘密。

坦率地说,徐先生的回答非常简单,甚至平庸。他告诉我,他每天都去长风公园散步,控制饮食,每天吸烟不超过三支。至于喝酒,他从来没有喝醉过,因为他从来没有喝过一瓶以上的啤酒。这个答案应该与任何电视健康节目中客人的标准答案一致。我问他父亲多大了,他回答91。所以我推断基因是决定性的。

然而,徐龙教授,徐先生的长子,认为情况并非如此。许龙教授指出,他父亲成为人的能力与他不屈不挠、进取的个性有关:当他回来时,他已经60多岁了,这是人们享受绕着膝盖行走的快乐的时候,也就是照顾自己的时候,但对他来说,这只是人生的又一个辉煌的开始。

当我和钱先生谈论他的长寿时,他告诉我几年前,一个年轻人祝他长寿。然后他笑着评论道:“他的意思是我不会活几年。”钱先生一直对其他人对他的待遇视而不见,这种待遇的内涵是由老年人的标签所赋予的。2016年,98岁的他去北京参加中国作家协会第九届全国代表大会,创造了后代无法企及的奇迹。也许忘记他的年龄(“我不知道他是否老了”)是他活力的决定性因素?

钱谷融先生像冬日一样可爱

显然,徐千儿先生的性格很不一样。徐先生像夏天一样棒,钱先生像冬天一样可爱。虽然我们可以说徐先生“看起来很热情”,虽然他实际上很谦虚、很温柔,即使严菊在聊天,他也经常坐直,看起来很严肃,举止也很端庄。我们很难记得和他开玩笑。徐先生基本上没有表现出多少个人感情。方克强教授说,徐先生从未有过忧郁或感伤的时刻。从某种意义上说,钱先生集中了徐先生不具备的所有性格特征:徐先生理性,钱先生感性;徐先生接近儒学,钱先生接近道教。徐先生一丝不苟,钱先生自由自在。徐先生热衷于实际事务,钱先生对事情漠不关心。徐先生捐了一百万元给中国部,钱先生把书分发给任何人。然而,他们的父母,包括上述史先生,可能有一个突出的共同点:他们都是气质中间人。

事实上,气质中人不仅可以被视为三位百岁老人的共同性格,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被视为中师师生的集体气质特征。我无意说中国师范大学中文系的每一位师生都有这个特点,甚至也无意说几位老先生在任何时候都符合性情中人的人格形象。然而,我们可以说,如果我们用“性情中人”的符号标签来想象中国师范大学中文系的师生,我们会发现两者吻合的经验比不吻合的多。当然,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很难说它的强度是否逐渐减弱。然而,人们经常说中国师范大学的中文系“有趣”和“有意思”。这是不争的事实。虽然“有趣”和“有趣”或具有鲜明个性可能只是性情中人的一面。

那么,“性情中人”是什么意思?我说的是那些让自己的生活成为自己的生活的人,也就是说,那些保持自己真实本性而不用其他东西对待自己的人。当然,这套庄子的术语在2000多年前可能无法抵挡后结构主义哲学的挑战,因为在福柯这样的批判理论家看来,所谓的自然或原意可能只是话语建构的产物。然而,如果我们承认每个人在特定的阶段都对自我有一定的期望和要求,并根据这些——或者可以称之为“理想的自我”——来决定他们的社会地位,寻求自我实现,并赋予他们的行为以意义和理由,如果是这样,我们也可以说我们有一个自我的本质,我们可以说我们想要保留我们自己的心,尽管这种自我的本质或自我的本质可能并不具有随时间推移的本质,也可能没有永恒的稳定性。

从这个意义上说,“性情中人”可以说是那种倾听自己内心呼唤的人,也就是那种不想随波逐流、服从外界事物的人,也就是那种能够逍遥自在、充满沉浮的人。可见的状态是外面不设防,里面是直立的,里面和外面是统一的,里面和外面是一样的。一个人越聪明,他就越傲慢和冷酷,越自命不凡,他就越没有气质。

20世纪90年代,钱谷融(中)、徐中玉(左)和王元化(右)在江苏。

毫无疑问,钱先生是一个典型的性情中人。他口头上说的是他喜欢“懒惰和无能”,其他人称赞他擅长训练学生,而他总是说他只擅长加工供应的材料。关键不是他假装谦虚,而是我相信他自己也这么认为。虽然他名声很好,但我想他相信庄子的名言,像“名人是真正的客人”,不认为他应该享有与其名声相称的好经历。胡诸樊教授告诉我,钱先生曾经给《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投稿。因为他没有按照学术话语风格写作,他不得不撤回他的贡献。

然而,钱先生从来没有把这件事看得太重。从那以后,他一直向钱先生寻求帮助,并且完全没有受到这一事件的影响。当然,钱先生也喜欢靠老卖老,但只有当他像个老顽童一样和别人开玩笑以占别人便宜时。我记得有一次我和他下棋,当我打败他时,他批评我说,“你陪我老爸下棋,主要是为了让我开心。你怎么能打败我?你尊敬老人吗?”我输了第二盘棋。我说钱先生,你看,这次我输给你了。他没有放过我:“你能打败我吗?”他喜欢和我争论,他的反应速度无与伦比。

我曾经在微信上写下这些话,可以看到:“太阳最暴虐之后,我带了一盒猴子首领去拜访钱谷融先生。在他家门口的尽头,我看见他挥舞着拐杖,在他姑姑的陪伴下勇敢地向前走。他看到我说,“啊!“你为什么在这里?我说:来看你。他说:很荣幸!你和安徽有什么关系?我说我的祖先朱元璋来自凤阳。他说,你把安徽茶送到我家,我们就离开。我说,跟你谈谈。他说,不,你太谦虚了,什么也说不出来。我说,不,我比你高,我怎么能不成为批评家呢?他说谦虚是必要的。

我问:钱先生,你还在学习吗?他说如果他不学习,怎么能叫他钱先生呢?我说,你身体这么好,你怎么能做到呢?他说我成功减肥了。我取笑他:钱先生,你的头发比徐先生少,但是你的额头很亮。他回答说,事实上,我应该是皇帝。”“钱先生...他一看到我就说我看起来长大了。我说为什么?他说你有胡子。我说,啊!我以为很干净。他说,年轻人,外表仍然很重要。你必须经常接受批评,否则你怎么能取得进步?......我说,98岁的老人你狡猾狡猾!他说:哼!碰巧你如此坚定地记得我的年龄!“不过,钱先生不是那种只能说别人喜欢听的话的人。有时他对人有非常尖锐的评论。例如,他曾经告诉我,胡风变成了反党集团,这与这些人自己的个性倾向有关,但其中,贾植芳还是不错的。他经常无情地直接评论一些引人注目的人。他似乎并不担心听者传递信息的能力。

20世纪70年代末,钱谷融在家学习。

徐先生是另一种气质基准。他属于那种追求功勋的人,但对他来说,这种功勋并不追求自己的荣誉或利益,而只是追求功勋所固有的社会价值或社会正义的实现。

例如,他与匡亚明先生携手倡导大学语文课程的开设,却感受到了人文素质整体下降和高等教育传统价值观丧失的危险。他还欢迎其他学校或专家对此事业的支持。至于随后大规模出版大学语文教科书,使大学语文教学成为一项有利可图的事业,这种改变违背了他的初衷。

徐先生最令人惊奇的事情之一是,他熟悉游戏规则,甚至中国社会的潜规则,但他可以“用事情代替事情”。也就是说,他可以用这些规则来为他献身的事业服务,但是他不受这些规则的控制。他高瞻远瞩地推动了三个国家一级学会的建立,并将其附属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他主持了许多学术期刊(当时,著名的《文学理论研究》(Research on Literary Theory)成了烫手山芋,因为没有人愿意为人力和物力资源买单。他坚决接管,甚至曾经自费支持期刊的正常运作)。他还利用改革开放初期的历史机遇,大胆实施了许多制度创新。例如,优秀的文学作品可以取代学士学位论文写作,招募超龄人士成为中文系学生等。当时,中国师范大学中文系出现了一批作家和批评家,成为中国学科的带头人和文艺青年向往的殿堂。

然而,学术界最称赞他的不是他超强的管理能力或重要的学术贡献,而是他正直的人格。他明显喜欢和不喜欢,憎恶邪恶如仇恨。他总是追求和实现他理解的正义,无论得失,也无论后果如何。他不屈不挠、不屈不挠、勇敢无畏的核心精神赢得了知识分子的广泛认可。

老子和庄子认为,为了保护健康,一个人应该与世界同步。然而,许先生,一个性格坚强的人,敢于冒犯他人,生活中从不圆滑,能够取得世俗的成功,充分利用自己的自然岁月。他已经105岁了。除了长寿基因之外,还有心胸开阔、境界宽广这样一个突出的特征吗?

对人极其宽容的徐中玉先生得到了学术界最大的赞扬,不是因为他的超级行政能力或重要的学术贡献,而是因为他正直和正直的个性。

徐先生对人极其宽容。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充满了桀骜不驯(进取)和桀骜不驯的人,也就是那些允许自己的个性做出决定而不愿意遵从世俗的人。困扰着荔湾河岸的“文化幽灵”(张虹语),奇怪的人,古怪的人,反常的人和奇怪的人,存在于一个很大的区域,事实上,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受到曾经掌管中国部门的老人的庇护,当然,也是因为他们受益于民国几个老人的身体谣言和教导(名单当然包括但不限于石,徐和其他人)

在阿多诺看来,所谓性情中人,任性而任性,可能违反客观优先原则,不能把自己物化。它的偏离会导致人们原子个人主义和缺乏与社会群体的积极互动。

事实上,中国师范大学中文系的许多人也过时了,做了许多无法转化为好消息的荒谬事情。从这个角度来看,性情中人从来不意味着一个好人或一个值得成为的人。因此,中国师范大学中文系的鉴定大多是性情中人。作者既表扬自己,也批评自己。

当然,话说回来,在中国这样一个具有强烈集体主义传统的社会空间里,个人主义可能只在一个性情中人面前出现,而它与社会的某种程度的紧张可能会表现出隐藏的现实世界的一些症状,所以它仍然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最后,我回到我的问题意识:为什么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变成长寿系?因为中国师范大学大多是性情中人。为什么性情温和的人往往长寿?苏东坡说:“安心是最无能的药。”这个人的气质清晰而大度。他不会被外部事物摧毁和改变,而是将外部事物内在化,从而能够放下思想,获得自由,不允许自己处于内心的自我战争状态。古人说:仁者长命。顺便说一句,事实上,一个邪恶的人只要够无耻就可以长寿,因为他内外都是一致的。

然而,有气质的人往往寿命更长。这一论点能得到实证科学的支持吗?对不起,也许我在这里做文学叙事。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请允许我断章取义地引用德里达的名言,或者简单地用一种扭曲的方式来论证,“除了文本什么也没有。”

作者:朱国华

广西快3 必博体育 甘肃11选5 快乐赛车pk10

上一篇:勇士新赛季6款球衣亮相 历史气息浓厚

下一篇:萨卡:我的偶像是C罗 永贝里给了我很多帮助

© Copyright 2018-2019 aypetri.com 大陆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